何永泽文艺随笔  
 当前位置:白梨印舍——文艺随笔——《花鸟领域大写意》

                                                花鸟领域大写意

                                                                                     ·何永泽

                                                            (一)

     四十年代,大上海一家百货批发店的库房里,货物围起的四壁中间,每天早晨四点多钟总有一个年青的学徒在罩起来的灯光下面悄悄地练字画画……

    那便是青少年时代的朱家陆。

    朱家陆1931年出生在浙江宁波的一户殷实人家。宁波城里那家上下3层的最大装潢店——“怡云斋”,便是他家的产业。经营名人字画、喜庆楹联、百寿图屏,平时店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朱家陆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耳濡目染,深深地爱上了书画艺术。

    日寇入侵、父亲病逝、店铺毁于空袭投下的燃烧弹,接二连三的打击使他的家道中落。几年后,他结束了学徒生活,拿起画笔,靠给搪瓷厂设计画稿维持生计。当时的负责人便是后来的岭南派画家黄幻吾。

    1956年,朱家陆调到福州。从此,便在工厂美工室的椅子上一坐35年。

    做美工的岁月倒也轻松,朱家陆利用宽松的条件闭门画画,外出写生,还阅读了许许多多文学、美学、哲学书籍。

    静生定,定生慧。安定、单调的画工职业不仅没能束缚朱家陆的志向,反而鼓起他塑造自我的理想,他常常反躬自问:“人皆有一个脑袋两只手,别人能做到的事,我为什么不能?

                                          二)

    已故著名画家潘天寿说:“中国画的途径:临摹——创作——间以写生;西洋画的途径:写生——刨作——间以临摹。”这两句话道出了中西画的不同 ,也强调了临摹在学习中国画过程中的重要性。

    朱家陆画画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前20年以临摹为主,后20年以创作为主。

    他的画初学任伯年、赵之谦。继学吴昌硕,旁及徐渭、李晴江、齐白石、潘天寿。在大写意花鸟领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朱家陆研习绘画近乎痴迷。

    有一年,他为了搞清楚吴昌硕画花木枝干的用 笔方法,风尘仆仆专程跑到上海,去拜访吴昌硕弟子王个移先生。王个移闻知来意,深深地为他的虔诚所感动。毫无保留地告诉他吴昌硕当年作画时的技巧和方法。

    经过博采众长的修炼和寂寞无闻的漫长岁月,七十年代以后,朱家陆在构图、色彩、笔墨、气韵方面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

    荷花、牡丹是中国画经常采用的题材,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等大师多有画作。朱家陆凭借自己多年的艺术修养挥洒云烟,他画的残荷芰草乱头粗服,牡丹山石逸笔了了,汪洋恣肆中显出笔墨功夫,奔放凌乱中生发勃勃生机 、气势磅礴,令人拍案叫绝

 朱家陆先生汲取海派、浙派的绘画特点,又深受福建地方文化的浸染,融合中西绘画的理论,更兼以书法用笔和现代意识,使他的画濯古出新,继往开来。他的创作体现了他的观念:“有旧才有新,有新才有我,有我才有了艺术的生命。”

                               (三)

 朱先生喜欢酒。兴趣来时往往左手持杯、右手把笔,且饮且画,陶然自乐。常常画作完了人也醉了,狂放之态有如颠张醉素。他说:“一喝酒精神就来了,脑子里浮现出许许多多理想构图。酒拉开了人与环境、与现实的距离。雾里看花,云中望月,大写意少不了这种朦胧。”

    个子高高的朱先生喜欢面壁而立去作画,洁白的墙壁被墨色染得一塌糊涂。每逢画得好的时候,一把圈椅对画而坐,一坐两三个钟头,自我欣赏;画得不如意,也要反复琢磨,才把它撕掉。他从采不让自己不如意的画走进别人的书房。

    随着年龄增长,60多岁的朱家陆先生渐渐步入大写意花鸟画家的创作盛年。不过,他的画不是那种人见人爱的媚俗之作,而是那种兰生幽谷的出世之作。有人贬他的画,他一笑了之;有人捧他的画,他也一笑了之;有时他自己也笑笑说:“我是三无产品。一无学历,二无资历,三无依傍。”而评论家、收藏家却认为:“朱先生的画、有格调、有个性、有渊源。”

    性情超脱的朱先生沉浸在书画之中自得其乐,什么“银子、位子、房子”都进不了他心中艺术的净土,什么“艺术圈子”、“美展”、“名人效应”他也从不去钻营。艺术就是艺术,不是谋求名利的工具。他鄙视那种有些虚名、为了卖画赚钱搞作品流水线,无限复制一种作品的人。他曾经诙谐地说:“人死之后,搞个遗作展,重复太多,就要出洋相……”

                                        四)

    有人动员朱家陆先生到国外去办画展,朱家陆不愿意去。他坦率地说:“中国的大写意画外国人看不懂,我的画要给中国入看,给内行人看!

    今年4月,朱家陆先生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产生巨大轰动并取得圆满成功。

    首都200余位书画家出席了开幕式,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王琦、中国书法家协会代主席沈鹏参观了展览,国家民委副主任陈鸿、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副理事长谢筱迺为画展剪彩。

    人们对朱家陆先生的作品交口称赞。中央电视台闻风而动拍摄了艺术专题片,荣宝斋出版社拟出版画集,中国美术馆收藏了他的芙蓉、寿桃两幅佳作。而最有代表性的评价是来自艺术院校、研究机构、学术刊物的专家教授们。

    在“朱家陆中国画作品研讨会”上,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李树声认为:朱家陆先生笔底功夫深厚,题材清新冷峻。画路宽阔、富于创造,有内涵、耐寻味。”

    美术评论家薛永年认为:近年来,坚持在大写意花鸟领域知难勇进而有所成就者,殊甚寥寥,有之,朱家陆便是其中之一。

    文关旺、刘曦林、张立辰、郎森、郎绍君、范迪安等人也异口同声地肯定了朱家陆在大写意花鸟创作方面所取得的令人瞩目的成就。

    中国的大写意花鸟画,经历青藤、石涛、八大,到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已经达到高峰,面对着山外青山楼外楼,要想开拓新境界十分艰难。针对这种局面,朱家陆先生作何想法他说:“我要在最难的路上找出一条路来,超越时空形成自我,穷其吾生而 求吾画,中国画要有中国气派!  

                                                             原载《福州晚报》  1995年6月23日

            下一篇  《心同野鹤与尘远》

 

 
  当前位置:白梨印舍——文艺随笔——《花鸟领域大写意》
   
   
 

                              版权所有:何永泽    本站律师   永泽博客    友情链接

                                        您是第 位来宾

                            昙花贝叶草庵明净制作  有事Q我   ICP09038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