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永泽文艺随笔
 当前位置:白梨印舍——文艺随笔——《大匠之门》

 

                                 大匠之门

                                            ——记农工党东方书画研究社社长齐良迟

                                                                                 ·何永泽

       我与齐良迟先生见过三次面,第一次没讲话,第二次没讲话,第三次相顾一笑而已。当我踏进北京西城跨车胡同——“齐白石故居”的小院,坐在当年白石老人的客厅,如今良迟先生的画室里,我们才开始第一次交谈。

                                             父子情深

    良迟先生1921年生在湘潭,是白石老人的四子,幼年随父进京,与老人共同生活过三十九个春秋,如今已古稀之年的良迟先生依然清晰地记得父亲当年对他的爱抚与教诲。

    “父亲十分疼爱子女,每逢访友、买书、看画,总要带上我这个小孩子。冬天,他乘‘洋车’去琉璃厂,我紧紧地靠着他,老人扯着俄国毯子为我遮腿,生怕冷风吹着我。”

    良迟先生小时候,老人一画画,他就钻进屋子,跪在圈椅里,伏在桌子边上。老人一会儿画螃蟹,一会儿画虾米,他瞪着大眼睛看得津津有味。当良迟先生的个子刚刚长过书案,白石老就让他抻纸、磨墨、洗笔。十岁的时候,父亲送他几枝小笔,又亲手为他裁好一叠叠毛边纸,手把手地教 他白描双钩,教他画工笔草虫。长到18岁 ,良迟先生就开始跟父亲学写意画。

     白石老人出生在贫苦的农民家庭,从小砍柴、放牛,长大了当雇工、做木匠。诗书画印全靠刻苦自学,历尽人间酸辛,深知读书的重要,因此,特别注重子女的教育。

     谈到这儿,良迟先生说:“父亲为我们请来一位老师,拜过大成至圣先师孔夫子的牌位之后,就教我们念《幼学琼林》、读《论语》。父亲还在灯下指导我写李北海的《云麾将军碑》,他怕小孩子偷懒就看着我读唐诗,还指导我学陆放翁的诗句 。就这样操心护持,一直到我上了中学、念了大学。”

    良迟先生年青时候画画,白石老人鼓励的时候多,批评的时候少。老人曾在良迟先生20多岁画的一张芭蕉上题字:“子长能意造画局,可谓有能学之才,予喜。”然而,当良迟先生看到白石老人在画作上自署斋名“寄萍堂”也向老人索求堂名的时候,老人却沉思良久之后给他起了个“补读斋”,寄意他读未读之书,学 未学之学。

    良迟先生辅仁大学美术系毕业后不久,父亲年事日高,身体日弱,遵照周总理的叮嘱,他就一直随侍左右并研习书画艺术,直到老人离世。

 胸襟自写

    良迟先生以得天独厚的条件,全面地继承了白石老人的诗情画意、书风印迹。打开良迟先生中年时期的作品,那诗平实道来却意境深远 ,那字刚劲坚挺似盘金扭铁,那画笔墨洗练又自然天成,那篆刻单刀直入却苍茫犀利。良迟先生深得白石老人的艺术神髓,因此 ,当时的人们将良迟先生的作品置诸白石老人的作品之中,竟达到了内行人莫之能辨的地步!

    “老人喜欢养丝瓜、种葡萄,也最喜欢吃丝瓜和葡萄。我也喜欢养这两种植物,吃这两种东西,生活上子传父好,但艺术上我是’今人’,不是‘老人’。”良迟先生若有所思地说。 “老人愿意我学习他的作品,但是不愿意我死临。他有一句名言,‘学我者生,似我者死’。随着年纪渐长,我才逐步领悟到这句话的深刻含意”。

   “我的画,有我个人的追求,有我个人的探索,也有我个人的创造,不落前人窠臼是受了先父的启发”。

      明清以来,研习篆刻的人不知凡几,然而,几乎无人不在秦汉印中讨生活,于是有“印宗秦汉”之说 。及至民初,印风日渐颓靡,白石老人异军突起。他从汉代将军印的凿印中汲取营养,创造出测刀直冲的刀法,形成章法奇险,笔法倚侧的艺术风格 。达到一无前人,“不知有汉”的艺术境界。

    “老人的画题有很多我没有画过,我的画也有老人没画过的题材。老人能画工笔画,而我却由于性情所致只画大写意 。我以为,大写意更能抒发个人的胸中之气。”

    那一年,文史馆组织秋游云居寺,在一片柿子林下,良迟先生举目凝神,望着经霜之后橙红的果实伫立了很久……从此之后,良迟先生所画的柿子形态和设色与白石老人便有所不同,良迟先生画的是北方矮庄柿子,当我展看他所画的“世世和平”,我感到良迟先生所绘的柿子更见神韵,更自然亲切。

    篦麻是难以入画的题材,良迟先生却将一枝一叶描绘得临风摇曳,跃然纸上。尤其是那拈手妙得的诗句:“北国无红豆,秋郊踏野时,篦麻红灼灼,也解惹相思。”诗画相映,尽得自然之趣。

    欣赏良迟先生的画卷,那红色的荔枝、黄色的柿子、紫色的藤萝、碧绿的丝瓜,似乎闻到淡淡花香,看到田园秋色 ,捧着一串串沉甸甸的果实,更有“知了”的蝉呜,“嗡嗡”的蜜蜂,引人入胜,令人陶醉。

                                          返朴归真

    良迟先生居住的几间小屋前,种着爬山虎、玉簪花,老柳树绿荫满地,石榴花猩红耀眼,白莲花悄然无语,龙井鱼并降浮沉。寸巷深深,几同老屋里,良迟先生日出而作 、日没而息,上午画画、下午办事。穿一身旧兰布中山装,着一双圆领布鞋的良迟先生不吸烟、不饮酒、不健谈。除去诗文书画之外,最大的爱好是做手工活、钓鱼。

    画案的照明灯经常倒伏,他拆开底座,自己画图、做木模、翻石膏、铸铅坯、剔光安装,浑然一体 。这一整套铸工工艺是他无师自通,自己琢磨出来的,他还能锯能刨,能劈能凿,修椅子,拼桌面。他不仅继承了白石老在艺术上的慧心,而且继承 了“鲁班门下”的巧手,没事儿就叮叮当当地干起活来。

    良迟先生钓鱼而意不在鱼,他钓的鱼都送给亲朋好友分食了。他是在自然中体会静,由静而生悟,由悟而生慧,他的慧悟都已表现在他画的那肥硕的鳜鱼和透明的虾米之中了。

    然而,他并不是一位超然物外的隐者,而是一位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

    文革期间,他在“书愤”的奇中写道:“一贫如洗抄家后,剩有频年世道艰,日暮不知何处是,寄萍堂外鬼门关。”诗的结尾以白石老人原句,鞭挞了当时魑魅魍魉横行于世的现象。“文化革命”之中,不仅抄走了良迟先生珍存的先父手迹,而且使他一家深受迫害。他的五弟良己在运动中饱 受摧残,卧病不起而致死。良迟先生写下了《哭五弟良已》——“丹青有法继齐门,画笔纵横世所尊,浩劫十年夺我弟,望天此恨谁与论?”

    良迟先生樟心淡泊又性情耿介,工于绘画又严于做人,为人正直坦诚,从不趋炎附势。

    良迟先生说:“一个人,为人要正直,画品和人品之间,人品更重要。没有理想,不讲道德,本事再大也是枉然,因为他失去了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

    在良迟先生盈箱累案的画作中,我最喜欢的是那一幅图文并茂的牵牛花。别人画牵牛多依附竹篱,朵朵作凌霄之状。良迟先生画牵牛画的是葡伏在地的牵牛,画中写道“小院牵牛 锦作堆,爱他标格写生来,最难不借支持物,卧地依然艳自开。”

    谈到种种怪现象,良迟先生平和地说:“老人教育我们,为人立世不能欺骗别人,不能坑人害人,不许讲别人的坏话。因此,对于名人我不生嫉妒心,对于红人我不生向往心,对于欠缺者我不去骂他,对于末名者我不去贬他。我的观点是:我做我人,我画我画。”停了片刻,他接着说:“名利不是人生的目的,人生的目的是要做事——做你力所能及的好事,做好你力所能及的事。”

仁者爱人

    当我又一次去拜访良迟先生时,刚进门洞就听到一群孩子的说笑声。

 

    这是良迟先生举办的青少年国画培训班,有30个孩子参加,学习一年 。一年里要学会执笔用笔的方法,使水用色的要领,还要学会画小鸡、鱼虾、白菜、萝卜、昆虫等动物和植物。

   “我办培训班的目的,是要把白石老人的技法和我学到的东西传下去,弘扬我们民族的文。”他送走蹦蹦跳跳的小学生以后对我说。他念念不忘白石老人少年失学的困苦,立志给每一个好学的晚辈以机会。

    各地慕名拜师的人不绝于途,慕名求教的信翩翩而至。良迟先生一概以礼待之。有人劝他说“名师出高徒,您找几个画得好的学生教,学生早点成名也给老师增光”。他却依然我行我素,贯彻“有教无类”的方针。

    良迟先生作画润格尺则数百元,幅则数千元,却从不因此而奇物自珍。河北省涿州向阳乡发生自然灾害, 他捐献书画援助受灾群众。癌症防治基金会需要资金,他慷慨支持和赞助。几年来,他为援助西藏,为“六一”国际儿童节,为支持中国的扶贫事业,为中国的医学基金会,为体育事业培养后继人才,为筹集教育基金,为第十一届“亚运会”,为援助非洲难民,为纪念世界红十字日 、国际护士节……不知道多少次义画义捐。

   “已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良迟先生将真诚融入笔墨丹青,向社会献上了一份爱心。

日照枫林

    辛末仲夏,劳动人民文化宫大殿,中国农工民主党东方书画研究社举办的“庆七一”书画展隆重开幕,琳琅满目的作品中,一张画着雄鸡昂首 、荔枝累累的“大吉利”画卷分外惹人注目。这是良迟先生捐蹭的作品,画面上,一阕词“阑干万里心”写出了他的情怀,“从来无此好精神,矍砾欣逢七十春,莫漫鸡声枕上闻,欲清晨,朝气还钟早起人。”

    70高龄的良迟先生经历风雨却一无颓唐,新时代为他注入了勃勃生机。

    他忆起白石老人的晚年:“老人94岁的时候已经名驰四海,但他的书法突然一变,那是他受到《曹子建碑》的影响。老人把曹帖放在案头,用黄裱纸认真地临写 。当我走进屋子,老人拿出临字与原帖反复比较,问我,‘长娃子,你看我临得象不象?’老人一辈子自强不息,学习不止的精神,对我深有启发。老人聪明与勤奋两者具足,而我只能以勤补拙,才能吸收更多的东西,再‘衰年变法’。”

    他的诗集已在编辑出版之中。他撰写的八册自学美术丛书已由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发行,丛书发行后,几次再版,印数高达100万册。日本和美国两家出版公司也来函商谈用日文、英文出版他的这套作品。

    老人不胜感慨地说:“书画的盛衰,往往与政治清明、生活安定、社会发展分不开,近几年,喜爱书画的人日益增多。中国书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白石老人从事艺术创作70年,留下了数以万计的优秀作品,为我国和世界艺术宝库增添了财富 。今天我教授齐派大写意花卉,既可以告慰先人,又可以培养后生。”

    齐良迟先生现任中国农工民主党东方书画研究社社长、中华湖社画会顾问、北京中国画研究会顾问、中国人民大学书画社顾问、中外文化书院顾问。工作虽然繁忙,但他经常到工矿、学校、军营、农村开展艺术交流活动。大兴县黄村第一中学、湘潭钢铁厂、海淀区老龄大学、陕西、大连、海口处处留下他奔波的身影。亚运服务中心、天安门城楼、毛主席纪念堂、人民大会堂、刘少奇纪念馆、杨开慧烈士陵园处处展挂着他的作品。日本、新加坡、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香港、台湾的书画爱好者与收藏家都以得到良迟先生的作品为平生快事,不少人专程飞抵北京来敬求墨宝。

    良迟先生从不以名人自居,自他任东方书画研究社社长以来,经常指导画社青年社员,为他们修改、题写作品,他还几次捐献画作,为办展览筹集资金。

    两次拜访使我受到两次教育,与良迟先生这样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的书画家相识,无疑又得一位良师,终生受益。

                                                   原载《前进》杂志   199112期 

 

          下一篇   《汲古出新  广涉多门》 

 

  当前位置:白梨印舍——文艺随笔——《大匠之门》
           
       
                     
   
   
 

    友情链接:  蓝丽娜艺苑   乔十光大漆园   鑫源玻璃钢工艺   白人岩寺       精致女人    健康863

               保真书画馆   国际海运代理   中国漆画艺术网   中国商务在线   ZMZ艺术网   河南益骨

               溶纪念馆   公兴搬场       中国珍品网       书画艺术网址导航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何永泽    本站律师   永泽博客    友情链接

                                        您是第 位来宾

                            昙花贝叶草庵明净制作  有事Q我   ICP09038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