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永泽文艺随笔 

 当前位置:白梨印舍——文艺随笔——《得印小记》

 

                                            得印小记

                                      ·何永泽                 

       我从小喜欢舞文弄墨、写字治印。从艺数十年,蓦然两鬓斑白,这期间,经常得到钮隽先生的教导。

       先生的母亲是我外祖母的亲妹妹,我称先生表舅。当我还在桌子下钻来钻去淘气的时候,就常到他家去玩儿。“文化大革命”中,许多亲友对我们避而远之,但先生一家对我们始终相濡以沫,不时地接济些钱、粮票、衣物……

       钮先生的祖上是“从龙入关”的人物,姓钮祜禄氏,祖父做过内阁中书,文脉相传,他上过国立艺专和北大中文系,后来到中国戏曲学院教文学、编剧本。梨园俊秀刘长瑜、李长春、冯志孝、李维康等是他的学生,京剧《碧波潭》、《李慧娘》、《石壕村》的本子出于他的笔下。先生还擅长书法、精通篆刻。

      与先生面对面喝茶聊天,我兴高采烈,像个孩子。先生聊着聊着却不免伤怀,他说:“古往今来许多书法篆刻家到了晚年,发苍苍、视茫茫,既老且病,心灰意懒,就洗手不干了……”说完,他转身从里间拿出一个纸包儿,递给了我。我有点儿莫名其妙。先生说:“这是我平时使的印章,今天送给你。”我不知所措,连忙推辞,先生从容地让我打开看看。

      掀开绵纸,里面是大小不一三方印章。待细看,顿时眼前一亮……

      一方印是大康先生所刻。昌化石,白文——“北京钮隽章”。边款“乙巳暮春,殷为通微道兄仿汉急就印,即乞正字。”“殷”,是大康先生名。“通微”,是钮隽先生之别号。那年,大康先生不到40岁,与先生是无话不谈的好友,俩人常坐在姚家井的院里谈论时事、切磋书艺。当时刻急就章的人不多,康先生对这方印颇为自许。

    另一方印是白寿山石,圆顶,不高。1961年,先生到鼓楼西小石桥看望老师金禹民。金先生问他的书斋叫什么名字?他说:住在虎坊路十六楼。便取了谐音称书斋为“时露楼”。不久,金先生为他刻了“时露楼客钮隽”,并留下了“攘翁、缶翁之间,辛丑立冬禹民刻”的边款。金先生和钮先生都是满族人,金先生本姓马佳氏,镶黄旗人,二十多岁时拜寿石工先生为师。他广涉古玺汉印,艺术成就卓著。

    第三方印是一方黄寿山石旧章,刻者是我国著名篆刻家——邓散木。晚年因病割去一只脚,遂以“一足”为号。邓先生住真武庙,钮先生常去向他请教艺事。于是邓先生为他刻了这方名印,并镌刻边款三行“癸卯春社,一足为通微作,非秦非汉,不知所宗,合作也。”这方印,邓先生极尽让离合之能事,计白当黑,变化非常丰富,堪称晚年的代表作。邓先生刻完这方印后没多久就去世了。

    三方印镌自三位著名已故篆刻家之手,浑厚古朴、工致流美、纵横变化,各臻其妙。睹物思人,更感弥足珍贵。

    先生执意将这三枚印章送我,赠我,我坚辞不受。先生叹道:“人活七十古来稀,我都快八十岁了!这几方印章送你,总算终有传人,难道还让我把它们带到棺材里去?

 我只得接受,不觉泪湿衣襟……

                                                原载《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   2002521

 

               下一篇:《不辞僻典穷经史 却喜新声遍海陬》

 

 

 
  当前位置:白梨印舍——文艺随笔——《得印小记》
           
       
   
   
 

    友情链接:  蓝丽娜艺苑   乔十光大漆园   鑫源玻璃钢工艺   白人岩寺       精致女人    健康863

               保真书画馆   国际海运代理   中国漆画艺术网   中国商务在线   ZMZ艺术网   河南益骨

               溶纪念馆   公兴搬场       中国珍品网       书画艺术网址导航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何永泽    本站律师   永泽博客    友情链接

                                        您是第 位来宾

                            昙花贝叶草庵明净制作  有事Q我   ICP09038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