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永泽文艺随笔

 


 

 当前位置:白梨印舍——文艺随笔——《石上结缘》

                             


    

石 上 结 缘

                                                                                                                          何永泽

    丁亥阳春,古籍出版社的总编杨璐先生来到寒舍,赠我一套新出版的《杨璐诗词集》(见图一)。线装,一函三册,

内有诗集二、词集一。捧读散发淡淡墨香的诗词集,品味清词丽句,不由地联想起与杨兄的交往。    

    那是在1988年,当时我还在山西大同医专教书,业余时间“挂笔单”鬻字治印。一天,一位略大我几岁文质彬彬的客人在

我作品前流连再三。而后,指着一方印痕问道:“幽系雁云廿二年(见图二),您刻的吗?”我直言:“正是。”指着

“东平树”、“望断乡天”、“丁香结”、“梦里不知身是客”几枚印痕,我又说:“我是一个流落在此的北京知青,刻

这些印为表达感受。”接下来的聊天,我知道了客人叫杨璐,当年在山西农村插过队,工厂干过活儿,山大毕业后回到北

京从事古籍整理,是一位书法爱好者。当即,我为他刻了斋名“书舟”一印(见图三),并将这枚不大的长方形印章送给

了他。俩人互道珍重而别。

    此后,我们不时书信来往。1990年,杨璐在信中抄录了他作的《十六字令二首赠何君》。

    其一

    难!幽系雁云廿二年。东平树,岁岁向长安!

    其二

    还!直入京华竞马班。丁香结,和月梦中看。

    注释中写道:何君,篆刻家何永泽,镌刻金石盈箧,余择其三印连缀成词赠之。以叹其坎坷,赞其才艺。东平树:汉

东平思王刘宇封于东平,思归京师,死葬无盐,传说坟上松柏皆向京师西倾。

    人在他乡才能体会到故土在心上的分量,漂泊已久才能体会到相知的可贵。杨兄的信每每令我十分感动!随着政策的

调整,我终于搭乘知青返城的最后一班车,抛却在山西二十多年辛辛苦苦创造的一切,回到了北京。

    初回北京那年,正值“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等开张”的大环境。偶尔与杨兄见面,也不免聊聊脱贫的途径、致

的梦想。杨兄多是静静听我闲侃。我与他讲:“过去有一种行业叫‘黑老虎’,专门以制作字帖拓片为生。眼下,字帖

不多,不妨在这方面作点儿文章,总比整天枯坐在办公室里写稿,好比穷鬼卖血强得多!”杨兄笑道:“你的比喻倒挺贴

切。”我又说:“为医为艺,我是为谋生存,为文为诗,你是为求发展。入世的手段,出世的哲学, 两者结合,方能立足于今日

!”杨兄唯唯。            

    1993年,杨璐写信来,让我帮他刻两方印——“醉翁亭记”和“丰乐亭记”。刻两篇文章的名字,也不知作何使用。

之后,刻过杨兄的斋号“烟云百卷楼”,还刻过一方“北京古籍出版社赠”(见图四)。

    每次见面聊聊,久而久之对杨兄有了了解。杨璐生于陕西,长于北京,系出山东世家即墨杨氏,祖上多进士。与现代

散文家杨朔是本家。曾求学谢刚主(国桢)、沈从文先生门下。承风于诗词、书法名家,出版过古籍校注、研究及书法书

籍四十几种,写过诗词千首。

     2000年,杨兄来电让写书名两帧。直到入选之后我才得知,出版社重印《北京古籍丛书》,为了寻找合适的字体题签,

先后请了数位书法家题字备选,经过几番比对,最终认定我的风格与《丛书》内容相谐。随后,我一连题写了《析津志辑

佚》、《长安客话》、《帝京景物略》、《燕京岁时记》、《日下旧闻考》、《国朝宫史》、《光绪顺天府志》、《琉璃厂

小志》等数十帧书名(见图五)。人海苍苍,艺海茫茫,我本无名,能够选用我的字在这些百年名著上,我感到十分荣幸!

    去结算稿费,我带了一方小小的燕子石砚台,他送了我一部线装书。我总觉得欠着人情,便一再表示要为他做点儿什么。他

说:“如果方便的话,就为我写幅字吧!”我说:“兄学养深,你自己选个词儿。”事后,他寄来一首自作七律《送友人返

晋兼忆晋南故居》。

山乡漫道已朦胧,曾下秋云蒲坂东。

莎草黄沙雁北信,泥墙绿树晋南风。

世间冷暖花将白,陌上酸甜枣欲红。

卅载清诗寻梦远,倩君携去问飞鸿。

    我与杨璐都在山西插过队,书写的时候,我一边研墨,一边回忆诗里的情景,好像又回到了黄土高原。带着这份儿感

动铺纸濡毫,书作一挥而就。

青少年时代遭遇“文革”,我被迫插队,后来从事医务,悠悠数十载才粗通文墨,始终昧于诗词格律。这两年,发白秋霜,

童心未泯,始补习所未学,灯下吟哦得几句“打油诗”,常用手机短信请教杨璐。

    至今我的手机里还保留着很久以前他的一封复信:“君七律对仗工稳,格律谨严,几番击节,钦佩之至!改诗最难,

难在一则读者不知诗作背景,只有个中人才能道个中事。二则每人的文风审美不同,使李杜互改诗作则李杜皆亡。故极

少给人改诗,恐弄巧成拙也。若必说,则作诗一要简练,如可否作‘天宁寒照袅轻烟’?(注:指拙作《丙戌上元天宁寺

观僧尼法会》首句)二要点题切题(如文章之破题)如上例。三要准确,最好将句意准确无误地传递给作者,用词句避免

歧意。四要脱胎换骨,旧体诗所用为古汉语,不可生造古今中外的词,不违古人用词搭配的习惯和表述的方法。有此四者,

可纵横古今,擅扬个性,期留逾古之作矣。我尚在完善前四者,不敢言教,愿与吾兄探讨!”

    2006年除夕,杨璐发来了两首词以贺新春。

《满庭芳—和友人》

    青鸟何来?篆香烟渺,梦断三径初荒。烛花摇曳,除岁夜偏长。莫检当年墨迹,诗书画、谁更评章。芸窗外,清霜无

际,黄叶坠流光。

    生涯终底事?牙签锦轴,丝素千张。醉来总无伤,尽付清狂。欲揽天边皓月,人间黑、且照苍茫。闻春近,欣斟醴酒,

新岁共飞觞! 

《踏莎行—寄友人》

    游戏人间,簪花一醉,竟忘天上春秋矣!歌吟长似少年时,诗文笑比醇醪美。  睡枕乌纱,醒拈金桂,呼朋酒佐红烧

鲤。催春腊鼓一声声,淋漓狂草三千纸。

    杨璐的诗词脍炙人口,对我来说是很好的读本。经他指点修改几首诗之后,使我对写诗之道有所领悟。

    十年以前,杨璐送给我两本字帖,打开一看,拙刻“醉翁亭记”和“丰乐亭记”二印赫然在目,他放大制作成碑刻的

样式(见图六)装饰在字帖首页。苏轼书写的“醉翁亭记”和“丰乐亭记”是苏字代表作,人称“书坛双璧”。这两册无

缺字本的字帖给爱好者提供了方便。多年以后,我在琉璃厂、新华书店、中国书店陆续看到杨璐主编的许许多多字帖,他

编的字帖上都钤有我当年刻的“书舟”一印。“书舟” 似乎成了他独特的符号,以至于他到高校为书法专业的学生讲诗

词,学生说:“未曾见到过老师之前就早已熟知‘书舟’。”杨璐编辑几十种字帖发行数十万册,这方印亦随之走进千家

万户。我曾开玩笑:“你不为我申请,我自己也要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杨璐热爱书法,我们曾结伴到美术馆、中山公园参观展览。他对“二王”书法有研究,曾广泛搜集资料,对“二王”

传世书迹进行集大成式的整理,出版过《王羲之书法全集》、《王羲之行书草书汇编》。杨兄写字偏爱怀素,经常临习,

拿给我看的书作常带有《自叙帖》、《圣母帖》、《论书帖》的风韵,字字飞动,圆转之妙,宛若有神。他曾经说,我

们互为师徒,我指导他写字,他指导我写诗。尽管我对他的书作也提出过一些建议,但我自知缺少才情而对草书涉足不深,

杨兄问道于我实不免问路于盲。

    流光似水,屈指算来认识杨璐近二十年。这些年,人的变化大,社会的变化更大。不变的只有这份平淡如水的友谊,

这份友谊在物欲横流的环境里十分难得,更十分可贵!这一次杨兄来又邀我为他治印(见图七)。我欣然奏刀,一则对他

的诗词集出版表示祝贺,二则也在石头上记下我们兄弟之间的缘分。


                          

                       (图一)


 

                                      

 

      下一篇  霜桧楼主与时露楼客                          原载《北京书法》2007年6月30日第78期 

 

 
  当前位置:白梨印舍——文艺随笔——《石上结缘》
           
       
                          

 

 

   
   
 

    友情链接:  蓝丽娜艺苑   乔十光大漆园   鑫源玻璃钢工艺   白人岩寺       精致女人    健康863

               保真书画馆   国际海运代理   中国漆画艺术网   中国商务在线   ZMZ艺术网   河南益骨

               溶纪念馆   公兴搬场       中国珍品网       书画艺术网址导航           更多链接

               

 

                              版权所有:何永泽    本站律师   永泽博客    友情链接

                                        您是第 位来宾

                            昙花贝叶草庵明净制作  有事Q我   ICP09038688